浏览次数:951

123

也是我和李慧慧进隔离病房的最后一天。

等我下班回来,洗完澡,安顿好,已是凌晨5点多了,一倒头,就睡到了中午12点!昨天是第一次“上工”,自己在心里反复过了几遍穿脱防护服的过程,以及从出发到回来整个流程的每个细节。

对有隐患的地方加以强化、及时更正。

危重症患者的病房是具有高感染风险的地方,但大家没有退缩,没有畏惧,守在床旁帮患者调整无创机械通气的参数,病人的呼吸逐渐慢了下来,血氧饱和度逐渐升至90%以上,绷紧的弦暂时得到了一点放松,叮嘱管床护士严密监测生命体征,如果无创通气治疗效果不好,老太太是随时需要行气管插管的,接着我们查看了全病区的危重症,重症,及普通症病人,这一圈下来就到了中午,虽然初春的宜城温度只有零上4度,但我的全身闷得都是汗,脱防护服比穿更重要,如果脱的步骤不正确,前面防护的再好也白搭了。

这个环节不能所有人一起,只能两个两个脱,因为人多了很容易造成感染。

走过36床房间,上周出院的顾老伯印象还是那么深刻。

众志成城,架起“连心桥”“疫情不结束,决不下火线,请党组织在此次战“疫”中考验我”。

作为一名有着10年护理工作经历的护士,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她义无反顾,依然挺身而上,亳不迟疑。

“元宵节就在眼前,得赶紧告诉村民不要进行聚集性活动,比如舞龙舞狮、灯谜晚会等。

  有一位特别客气的老爷爷,也是一位很慈祥的老爷爷,今年81岁了,他病情比较重,使用了无创呼吸机,所以吃饭、喝水就很不方便,生活基本不能自理,需要人喂饭、倒尿,每次给老爷子喂饭的时候,他都吃得特别快,吃了几口就说吃饱了,不吃了,还一直催促我们快去忙,不用再管他了,还不停的给我们说谢谢,麻烦我们了。

”“你不要担心,我在。

三天后,经过不断的讨论和修整,医疗队共同完成了感染区进、出流程;防护服穿脱流程;各班工作职责等等;同时,由于医疗防护物资紧缺,为了尽量减少防护服的消耗,调整了护理人员的工作时间及班次;为了节省人力,规范流程,王家案护长自己动手,在病房内安装移动护理站,建立临时治疗室、储物间等,解决了污染区与清洁区的频繁开放的问题,大大的降低了交叉感染的风险。

你要知道,黑夜里前行必有光,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在努力照亮这座城市。

给他们戴好口罩,出门前再次喷洒消毒液,我们也在出门前在防护服外加穿了一件隔离衣。

回想起为第一例新冠肺炎产妇实施麻醉,任凌云记忆犹新。

等护士妹妹的情绪稍稳定了,我与她共情,之后又纠正了她的一些错误认知,教她如何冥想、正念放松等方法,并叮嘱她有事及时联系。

我们只是有幸亲临抗击疫情一线,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帮助他们,这是我们作为白衣天使的神圣使命和义务,也是我们应当肩负的责任。

我们定会不辱使命,克服困难,完成任务!2020,如果万事开头难,那么请您结尾一定要圆满!(整理孟凡盛)

此时正值中午,太阳高照,密闭的车厢里,臃肿的防护服下,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流,流进了护目镜、口罩里,流进了嘴里。

重庆市医疗队在方舱医院的战“疫”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是每一名队员们集体努力的成果,大家都是好样的!  全体队员通过齐心协力,在医疗队领队郭进军、医疗组长邓亮、护理组长阙秋红、院感组长唐永岗的带领下,共同在一线战斗、共同医护查房,日夜相伴、相互鼓励。

  接下来的几天,老孟的病情一直反反复复,高热癫痫,每次都把他拖到了生死边缘。

还记得她刚来的时候由于胆红素很高,黄染比较重,肝功能受损,活动无耐力,整个人情绪很低落。

但是,我是北方人,不大能听懂湖北方言,在沟通交流方面有一定的困难,病人不是很能接受我,这让我很苦恼。

看着偌大的场地,内心燃起了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也感到疫情的严重性和艰巨性,在这里,我们的生命被这场疫情无声的联系在一起,来自全国各地的医务人员成了生死相依的战友。

”在病房听到最多的是“谢谢你,你们是好人,你们辛苦了……”我也会对他们说:“谢谢你们能看到我们的付出和努力,相信我们,让我们都能早日回家。

我们常常想,当一个人得了一个没有特效药治疗、还有可能死亡的疾病,离开家庭,离开亲人,被隔离在陌生封闭的病房里,周围也没有亲人可以交流,其内心是多么的无助、焦虑、苦闷和恐惧啊!怎么帮助他们呢?我们想到了建微信群,当时也有人提醒:“你们医疗任务这么重,又要搞临床研究,还要总结交流撰写论文,一旦建群后,你们有可能面临没完没了的问题,花费大量的时间不说,万一你们解答不好或不及时,有可能会导致病人的不满意,这不是自讨苦吃吗?”病人的需求就是我们的行动准则,很快一个由医生、护士、患者及家属组成的“北二医患群”建立起来了!在群里:“医生,我是某某床的吴某某,我的核酸检查结果怎么样?CT有没有提示病灶好转呢?”“医生,什么叫肺部纤维化啊?”“医生,我的铁蛋白为什么这么高啊?”“医生,刚才查了百度,美国总统特朗普说,氯喹加阿奇霉素治疗新冠肺炎有特效,究竟有没有效果啊?”“医生,我舌苔厚,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有时胸口闷,你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医生,我的D2聚体高是什么意思啊?刚才查了下百度,说是有可能有血栓,是不是这样啊?”“医生……”“医生……”每天像这样的问题与交流有几百条之多,我们每天会有一个医生来专门负责和病人进行微信交流,遇到复杂的问题就会和病人单聊,帮助他解决问题,虽然我们有时也会感到很累,但看到病人出院时,在群里留下一封封感情真挚、热情洋溢的感谢信时,心里也一样充满了温暖!

我要按照老师的嘱咐,继续“仔细观察、辨证论治”。

五点多总算是脱掉了隔离服到了休息区,简单吃了几口晚饭又开始按照下午专家会诊意见逐个对患者核对医嘱,上报报表,把所有需要复查的医嘱以及明天查房所需要的重点工作罗列出来,期间不断的接各种电话及微信,不停的向专家组汇报病情,向病房医生下达指示,所有事情忙完后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返回
联系电话:(010)82493028/3026公共邮箱:hdbxsy@163.com
地址:海淀区温泉镇白家疃西口北辰香麓小区邮编:100095
Copyright @ 2010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后台
  OA系统 京ICP备1604278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1744号